夜色渐深。

屋内昏暗的烛光下,游舒一身黑衣端坐在案前手持碳笔奋笔疾书,借着灯下那豆大的火苗依稀能看见他脸上神情肃穆,好似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

‘某年某月某日晴’

‘今天的任务训练完成度又是百分之百,影首大人十分满意,还直言我|日后必定能成大事,当众拿我做了表率。我虽然嘴上谦虚了一番,但说真的,我觉得他说的对。’

‘如果影首大人能给点实际的好处,比如俸禄翻一番那就更好了。’

灯下的青年写完这句话停下了手头的动作,回头把内容看了一遍后拿起碳笔又补充了一句。

‘另外,今天的我似乎比昨天更英俊了几分。’

写完后他终于畅快的长舒了一口气,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,然后蹲下|身从床底拖出一个铁箱子,小心的把小册子放了进去,依稀还能看到箱子里还有几本一模一样的册子,只是编号不同。

把箱子重新锁好放回床底,他才爬上床去,用掌风熄灭蜡烛,闭上眼冥想了一会后开始睡觉,作息习惯良好。

一夜无梦。

第二天清晨天才刚蒙蒙亮,游舒就已经开始起身活动了,他利索的穿好跟昨天一样的衣服,打开门从狭小的房间里走了出去,站在门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。

深秋清晨的空气沁凉,还带着露水的气息,他只觉得肺里仿佛都是水汽,整个人都清新了起来。

古代虽然有一万个不好,但空气质量是真的没话说。

有个穿着同款黑衣的男子恰好也从旁边的房间走出来,一抬眼就看到了他,熟稔的打招呼:“影三?你今天这么早?”

他回头看到了身后的人,点了点头算做回应,面上始终没什么表情。

影四伸着懒腰走过来,打着哈欠嘀咕:“听说今天的训练要加倍,我也太倒霉了。”

游舒瞥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:“你昨天偷懒被影首大人逮到,自然是要加倍。”

“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谁不知道影首大人就疼你……”影四半真半假的抱怨着,嘀嘀咕咕的戳游舒的腰,“要我说你这腰也太细了。”

游舒冷酷拍开他的手:“不要随便动男人的腰。”

影四翻了个白眼,“你就装正经吧!”

说话间,其他房间的门也陆陆续续被打开,弟兄们都起身走了出来,大家互相打了招呼后就开始各自训练,几乎没有再交谈过,毕竟偷懒是要被罚的。

游舒在影卫营里实力排行第三,代号自然就是“影三”,其他人也都是按照实力排名做代号,互相间都不知道真名。等到训练完后,他们就结伴一起去小食堂吃饭,大家都忙忙碌碌的,谁也没闲功夫耽误时间。

游舒每天最期盼的时间就是饭点,因为影卫营的食堂大师傅炒菜很上道,味道不说怎样好,主要分量特别足,给肉从来不含糊,大肘子肥鸭腿红烧鱼每天变着花样的做,从来不会像学校打饭阿姨那样手抖。对他们这群身体刚出了青春期胃口奇大的人来说,非常值得点个赞。

食堂师傅可能以前是养猪的,今天的早饭就有大鸡腿,一人两个。分外加四个白面馒头两碗粥三个小菜一个鸡蛋一碗糕,游舒扫了一眼自己的餐盘,十分满意。

今天是他值班的日子,所以他必须五分钟解决完早饭,跟其他兄弟们点头示意后把吃得比脸都干净的餐盘放回去,动身去主子那里报道,今天他的搭档是影五。

两人在偌大的王府里极速前行,脚尖点地雁过无痕,务必要在王爷起身前完成交接。影二和影八已经在屋外守了一夜,游舒和影五顺利到岗后他们才能回去补觉。

临走前影二还摸了摸游舒的头,温声提醒他:“王爷今早情绪不佳,你们注意着千万别出错。”

游舒不自在的动了动脑袋:“知道了。”

“说了不要动我的头。”

影二眼里似有淡淡的笑意,随即转身一个纵跃消失在院子里。

游舒蹲在窗下耐心的等着,顺便看了看时间,在心里默默计时。

☦本书作者顾青词提醒您《从影卫到皇后[穿书]》最新章节在52+00小说全网首发无弹窗免费阅读50fan◉com☦(请来52+00小说+看最新章节+完整章节)

‘三——二——一’

下一秒房门果然被打开,从屋里走出了一个男人。

游舒是个懂规矩的人,作为身份卑微的影卫,没有主子的允许他是绝不能私自抬头直视他的,但他不用抬头就知道那人是个什么模样。

陵王萧未辛今天穿了一身月牙白长袍,乌黑柔亮的长发随性的披散在身后,并不像别的成年男子那样束冠,这便显得他更清弱些,长袍外还罩着一层纱,腰间挂着块翠玉吊坠,身型颀长偏瘦姿容华贵,芝兰玉树风度翩翩。

作为京城第一美男,陵王殿下的确担当得起这个名号。他面容秀丽俊美,眉目清朗如画,既不会像女子那样阴柔,却也不似寻常男子那样阳刚,所以无论男女见了他总会有些遐想,若不是他常年病弱缠绵病榻,怕是王府后院自荐枕席的人能挤破城墙。

正如影二所说,今天陵王殿下心情的确很不好,一早开门就皱着眉,看谁都不顺眼,就连平日的贴身侍卫祁寒和望尘都不敢多言一句,生怕触了霉头。

“昨夜听说我那皇兄又发疯了?”萧未辛站在门前神色不定,好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话,跟在身后的大丫鬟画椿轻轻的为他披上一件披风,却被他不耐的随手摔在一边,顺着风恰好落在了蹲在窗下的游舒头上。

游舒:“……”

强迫症上来了,非常想把头上的披风扯下来。

但他不敢,怕掉脑袋。

祁寒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说:“昨夜……咱们的人……失手了。”

萧未辛眸色深沉,启唇骂道:“没用的废物。”

“留下把柄了吗?”

祁寒摇头:“没有,他在被抓之前就自尽了,没有留下任何证据。”

萧未辛的脸色这才稍稍好看了点。

然而蹲在墙角听完全程的游舒心情却并不轻松,因为昨夜执行刺杀任务的那个人也是影卫。虽然是地字杀的成员,跟他们天字杀通常不会一起执行任务,但当年大家都是一起从幼年开始接受培训的,互相之间多少也算有交情,谁死了都不好过。

像他们这群被主家培养专门杀人卖命的影卫,从进来的第一天起命就不是自己的了。比如说,他们每个人的后牙槽里都有一颗小小的药囊,危机时刻就会咬破药囊释放出里面的剧毒,几秒钟就会七窍流血死状可怖,他们被灌输的理念就是宁死也不能出卖主子,主子的安危大过一切。

这是进来的第一天影首大人亲口告诉他们的事,并让他们永生都要牢记在心。

就像昨夜死去的那位兄弟一样。

游舒起初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,现代教育告诉他众生平等生命可贵,但在这残酷的年代太久远了,见多了杀戮和死亡,他渐渐的也就沉默闭口不言,毕竟他没有能力搅动一个时代,陵王动动手就能把他悄无声息的杀掉。

能活一天是一天吧,反正本来也是捡来的一条命。

更何况跟着主角的话,生还几率总会大一点。

游舒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穿到一本爽文小说里,主角就是眼前的陵王萧未辛。

书的内容不算复杂,讲的就是大夏王朝的权谋之争。当今皇帝萧未深是个多疑自大且手段残暴的人,当初上位的过程就非常不光彩,当了皇帝后更加肆无忌惮,靠着外祖家族势力搅得朝堂腥风血雨,借机杀了不少反对自己的重臣,以及任何可能会对他皇位造成威胁的亲兄弟。

在这种危机情况下,萧未辛选择隐忍投诚,对外称病假装废柴,成天闷在府里不愿出门,就是想要自保。即便这样萧未深都没能放过他,屡次三番试探他是否真有疾病,隔三差五就让太医来假借关心病情探虚实,还逼着他每天都要喝宫里送来的药汤。

萧未辛忍辱负重照单全收,这才险险活了这么多年,他下决定心要报仇,私下里一直在收集自己的势力,多年来也渐渐赢得了不少人的暗地支持,更认识了两个深爱他的高门贵女,从此一路助他步步攀登坐上皇位。

游舒看书的时候就很欣赏萧未辛,他最初手里的牌太烂了,母妃出身一般,家族势力薄弱,自身又不被父皇宠爱,在宫里经常被其他皇子欺负,从来没有过过一天轻松的日子,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可怜。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人人可欺的角色,硬是凭着无人能及的忍耐力逆风翻盘,最终居然打赢了这场战。

没有哪个男人不希望过这样的人生,大权在握美人在怀,知己三两好友成群,谈笑自若胸有成竹,游舒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生也不例外,他很希望自己也能像萧未辛那样做出一番大事业,但他不贪心,只要一个真心相爱的妹子就好。

虽然他穿来十多年了还是没引起主角的注意,但没关系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,游舒觉得只要自己足够努力优秀,总有一天主角的眼睛会看到自己。

然后他就可以被主角赏识,成功抱上金大腿走上人生巅峰,说不定还会被载入史册,名留青史,人生简直太圆满了。

就在这时,萧未辛身后的丫鬟画椿低声提醒道:“王爷,深秋寒气重,请您带上披风。”

萧未辛不耐烦的回头,“拿来。”

画椿看了一圈,最终找到了墙角那熟悉的银狐披风。

萧未辛也看到了。

游舒心里咯噔一下,想起主角那令人发指的重度洁癖,暗道不妙。

“还不滚过来?”萧未辛皱眉。

游舒小心的把披风从头上拿下来,毕恭毕敬的走到他面前弯腰递过去。

萧未辛不接,画椿伸手接下了,却并没有再披回他身上,看样子这银狐披风是不会再要了。

那可是极地银狐的皮毛做成的啊!还绣着金丝银线,价值千两黄金!!!

败家子……

游舒在心里肉疼的滴血。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

从影卫到皇后[穿书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顾青词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青词并收藏从影卫到皇后[穿书]最新章节118、一百一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