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遥支开了苏逸,自己在花园中醒酒。

她也算是皇女,在宫中走动无人拦着。宁遥不知自己走了多久,只记得回过神的时候,酒醒了大半,面前的一块石碑上写着“一方雅池”。

皇宫里的俗人最多,偏偏什么地方都要带“雅”字,什么“雾凇雅居”,还有这“一方雅池”。

宁遥看着泛起波澜的湖水,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。

她回想起这里正是溺毙月素宫全部宫人的地方,那年春日,大国师以洗秽之名,生生将月素宫百余奴婢按在这池水中溺死。

那方血池历历在目。她忍不住一阵干呕。

八年过去了,这池子旁边的石头上,似乎还残存着血迹,这池边的风中,似乎还有血腥味。

宁遥苦笑了一声,想起国师张算子将那些宫人割喉之后按进水中的时候,她当时就躲在假山后面看着。

一个不慎被抓,临近割喉的时候,陆文庸赶来救了她。

陆文庸卸下一身兵权,才保她安全的到达边疆。

左相与她有大恩,宴会结束之后,她该登门拜访。

天空中本来零星的云朵渐渐聚成了一片,一场雨悄然落下。

而宁遥不打算躲雨,就迎着落下的雨滴看向天空,仿佛再也不会低头。

“叮铃——”

清脆的银铃声想起,宁遥一皱眉,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,往身侧一甩,荡开了一道清冷的剑气,划开成簇的雨滴。

“你到底还要跟我多久,我虽然醉了,却不至于听不见那么明显的铃铛声。”

那人闻言,似乎是在原地踌躇了片刻,才缓缓地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。

他撑着一把伞,手中还拿着一把,神色有些紧张。

“我……我无意打扰,我眼睛不好,这铃铛是用来引路的,我觉得……好像快要下雨了,所以跟出来,给将军送伞……”

走出来的人,正是摄政王慕云亭,他此刻就站在宁遥的面前,宁遥也难得仔细的端详了他一阵。

隔着朦胧的雨帘,能看见他无可挑剔的面容。他的瞳孔灰白无神,偶尔也能倒映出天空或是水中的一点光芒……

本以为是个高冷的人,此刻看来倒是有些楚楚可怜。

“是我莽撞了,原来是摄政王。”宁遥见他似乎没有敌意,便拱手行礼。

“宁遥一个粗人,不习惯打伞,摄政王请回吧。”

慕云亭往前走了两步,声音很轻:“那怎么行,骤雨最是容易让人受寒。”

宁遥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,只能先在他面前佯装和善,微笑着接过伞。

“那便谢过摄政王了。”

宁遥撑开伞,在雨中得到了一时的庇护。之后才仿佛想起了什么,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微笑:

“对了,按辈分来说,我应当叫你一声小皇叔才对。”

慕云亭皱起了眉头,神色十分为难。

“你我年纪相差无两,你还是不要叫我小皇叔了,不合身份……而且,那是我娘替我认的亲,我本不想当这个摄政王的……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何以止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逐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逐樱并收藏何以止杀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:清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