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政王府是太后一手操办修建的,极尽奢华。

宁遥来的第一天,慕云亭就将整个正殿都腾出来给她,自愿去睡厢房。

凰城之中以女子为尊,其尊卑地位比外界更为分明。

打个比方,在大梁,太后起码可以垂帘听政,但是在凰城,就算城主家女人死绝了也轮不到男人管事。

厢房中,慕云亭与苏逸相对而坐。

慕云亭煮了一壶酒,火炉上飘着淡淡的酒香。

他看似客气的把酒送到苏逸对面,问:“苏将军,我很好奇,我家妻君回京路途遥远,为什么只带了你一个人回来,你们两个之间莫非还有我不知道的情谊。”

苏逸看着面前的酒,再看看慕云亭那张满怀醋意的脸,他非常严肃的怀疑这酒里是不是下了毒,自然是一口都不敢喝的。

“那个……我只是将军的副将。平时给她洗衣做饭,照顾一下起居什么的。”

慕云亭微笑着眯起眼睛:“你是说……洗衣做饭?照顾起居?”

苏逸:“嗯。”

慕云亭看着他,神色越发冰冷:“许是你不懂规矩,我得知会一声,你说的这些事情,以后都由我来做。”

“我乃凰城城主之子,与将军指腹为婚,就算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久,我也必定是她的正室。”

苏逸:“……”

这少公子可能是误会了什么,他对将军的尊重,和男女之情完全没有任何关系!

慕云亭似乎心情很不好,他一把夺回了苏逸面前的酒。

酒也不给喝了,苏逸看起来更郁闷了。

“你退下吧,我收拾一下,待会儿去见妻君。”

慕云亭此时,就像是拿着正室的架子在压他一样,倒是有点深宅妇人的感觉。

苏逸离开之后,便想去找宁遥说一说这件事。

他来到正殿门前,推门之后,却见一扇屏风立于门前,屏风后,宁遥只围了一条纱幔,坐在浴桶边擦拭着宝剑。

二人面面相觑。

宁遥忽地将宝剑掷出,穿过屏风,险险的擦着苏逸的耳朵边上飞过。

“滚!没看见我洗澡呢吗?!进来不敲门是不是?”宁遥十分严肃的说着,随后整个人便缩回了浴桶中。

苏逸无语地站在原地:“将军,你那么紧张干什么?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宁遥还不服气,大声呵斥:“狗东西,你占了本姑娘的便宜还有理了是不是?滚出去,爷要出浴了。”

就这一口一个“爷”的生物,还自称是姑娘?

苏逸无奈,刚才慕云亭那被说教了一顿,到她这又要被教训,他只得一脸郁闷的退出房间,把门关了起来。

在门口等了一会儿,宁遥还没出来,慕云亭倒是先到了。

慕云亭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苏逸,正要去推门,却被苏逸拦下来:“别,摄政王,将军她洗澡呢,脾气大得很,您还是等她自己出来吧。”

慕云亭那双灰白色的眸子又一次透出了杀气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进去了?”

苏逸挠了挠头,说:“啊,进去了。里面隔着屏风呢,我什么也没看见啊。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何以止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逐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逐樱并收藏何以止杀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:清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