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过了一日,正是宁遥赴张算子之约的日子。

她精心打扮了一番,将软剑收入腰封,带着苏逸走在大街上。

京城云外楼,就是一些达官显贵摆谱子地地方,若是没在云外楼吃过东西,那便算不得是有钱有势的人。

“云外楼那种地方,一听便是花花公子云集,将军未必能碰到熟人,为何还要戴着面具?”苏逸不解的问道。

宁遥并未明说原因,而是浅浅一笑,戏谑道∶“我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,总是抛头露面的不好。”

她不想说,苏逸也没有多问。

街上人来人往,大多悠闲的逛着,许是宁遥也受了这些人的感染,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……

忽然,街的那边有一人大喊∶“快让开!肆公子的马发疯了!”

旋即便是一阵喧闹,马蹄声伴着摊子砸碎的声音一同传来,行人逃命一般的让出一条路,而宁遥却还站在原地。

“将军。”苏逸急着喊了一声。

宁遥一把推开了苏逸:“退开!”

只见宁遥微微侧身,袖中飞出两根系着金线的针,刺入那马匹的身体之后,马骤然便跪倒在了宁遥的面前。

满街的烟尘散去,宁遥悄悄地收势,及时将银针拔了出来……

颠簸中,那马上的少年被甩了下来,他一袭红衣,如一片枫叶落入翠绿地林间,很是惹眼。他头上戴着金灿灿的发冠,面容硬朗,带着几分藐视天地的桀骜。此人腰功不错,被甩下来之后,三两步便站稳了。

“你没长眼睛吗?干嘛挡在前面!”他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,上前去推了一把宁遥,又转身去看自己的马。

“这可是我爹从北域带回来的汗血宝马!若是它有什么事,你!还有你们!你们的脑袋都保不住!”

宁遥“啧”了一声,心道:这不知是谁家的少爷,竟然如此聒噪。

苏逸愤愤不平的走上前,拔高了声调,说:“小屁孩!刚才若不是我们家将军出手救你,这马就要带着你跑到阴曹地府去了。”

“你说谁是小屁孩!”那少年气的直跺脚,扬起下巴:“我可是皇上亲封的定安侯南宫肆!你这不识好歹的东西,小心我叫我爹砍了你!”

南宫肆……

宁遥转头瞥了一眼苏逸,苏逸低声解释:“我记得太后有一兄长,其子名为‘肆’,这是太后的侄子……刚满月就封了侯爷,风光得很。”

我说呢,怎么平白地看他不顺眼。

宁遥没打算与他过多纠缠,上前去摸了一下那马,确认马没事之后,就准备转身离开了。

而南宫肆却忽然拉住了宁遥的胳膊∶“你别走!一句话也不说,你知道我是谁吗?!”

“你方才自己不是说了,你是南宫肆。”宁遥皱着眉头:“你的马当街发疯,我只是让它睡一会儿罢了,你连驯马的功夫都没有,以后还是不要骑马了,骡子比马乖。”

“你!你敢嘲笑我!”

南宫肆从腰间解下鞭子,朝着宁遥便挥了过来,宁遥并没有亮兵器,只稍微躲闪了一下。

这少年戾气太重,不过说实话,他武功不错,没有一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何以止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逐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逐樱并收藏何以止杀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:清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