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给我闭嘴!”

南宫肆甩了一下鞭子,宁遥没有躲闪,那鞭子就打在了宁遥按着伤口的那只手上。

宁遥抬起手看了一眼。

“说两句就生气,还说你不是小屁孩?”

南宫肆刚想发火,却看到了宁遥被鞭子抽得发红的手背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不躲啊!”南宫肆有些心虚的看着宁遥,心中愧疚。

“你刚才分明是可以躲开的,就算打伤了,也不能怪我!”

宁遥轻笑了一声,低低地说:“我是没力气了……小侯爷,你发发慈悲,别闹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怎么了?”南宫肆上前一步,就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,再去看宁遥,才发觉血液正顺着她的衣服渗透出来。

南宫肆有些慌了,他上前去想要把宁遥拉起来。

而宁遥却忽然警戒的举起了软剑:“你干什么?别碰我。”

“你当本少爷想碰你吗?你受伤了知道吗!你想死在这吗?”南宫肆收起了鞭子,依旧趾高气昂:“本少爷大发慈悲,带你去看郎中。”

就算这小侯爷看起来心思单纯,宁遥也不想和南宫家的人扯上什么关系,她抬头望着这个身着红衣的人,只觉得有些刺眼。

“喂!你是不是傻了,说句话啊……”南宫肆见宁遥没有说话,一脸担心的看着他。

而宁遥竟然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,闭上了眼睛。

似乎被这小侯爷拖回去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“叮铃——”

一声清脆阿铃音划过竹林的每一个角落,一个身影踏上了最高的竹叶,他手执一柄长剑,灰白色的双眼定定的看向宁遥的方向。

旋即,他俯身而下,剑刃荡起一道凛冽的风,直朝着南宫肆打了过来。

南宫肆见势不妙,立刻躲闪开来,然而还是被那剑气击中,平白滚出了很远。

“妻君……”

慕云亭皱着眉头,他收了剑,干脆的将宁遥抱起来。

宁遥似乎在一瞬间放松了下来,他确定慕云亭在这里,她就是安全的,于是宁遥靠在慕云亭的怀中,她一句话都不想说了,血止不住,她的意识也有些模糊了。

南宫肆咳嗽了几声,抽出鞭子,大声地说:“你是什么人!放开她!”

慕云亭那双灰白色的眸子如同冰窟一般看向南宫肆,铃音响起,他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:“退下。”

南宫肆愣在原地,竟真的后退了一步,无他原因,只是因为慕云亭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,那深厚的内功仿佛在说:要么退、要么死。

宁遥皱了皱眉,抓住了慕云亭地衣襟。

宁遥道:“别吓唬小孩子了……伤口裂开了,带我去包扎一下。”

慕云亭再未说什么,只淡淡的点头,随后抱着宁遥离开了竹林。

他们刚走,南宫肆便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非是他想跪,而是有些腿软了……

慕云亭抱着宁遥离开了竹林,回到了城中。

他就近找了一间客栈住下,刚想去找郎中,便被宁遥拦下了。

“小伤而已,用不着郎中……”宁遥坐在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何以止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逐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逐樱并收藏何以止杀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:清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