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遥感觉到手腕上的铃铛响了又响……

她几乎都快忘记了,自己的身上还有一个铃铛!

宁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瞪向慕云亭,手中的剑在瞬息间掉落在地上。

“慕云亭!你发什么疯!你要是敢阻止我,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”

慕云亭只是勾了勾手,铃铛的声音霎时间让宁遥浑身犹如针扎一般,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险些叫出声来。

慕云亭声音冷清,仿佛带着死一般的绝望。

“你不是我妻君,你威胁不了我。”

宁遥攥紧了拳头……她在边疆八年,不知受了多少苦、用了多少心思才从那风嚎鬼泣的地方回来,眼看着……就差一步,明明就差一点。

凭什么,毁在一个铃铛上面。

慕云亭起身,循着铃铛的声音,一步步的靠近宁遥。

他之前所有的含蓄温柔似乎都在此刻付之一炬,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空余一抹刺骨的杀意。

“太后,我今日……有些家事要处理,就先带妻君回去,不惊扰太后了。”

太后捂着自己的脸,不停的哆嗦着,显然还没从之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。

宁遥双目发红,死死的盯着慕云亭:“慕云亭,你敢带我走,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“你现在没有选择。”

慕云亭一把拉过宁遥的手腕,轻声说道:“妻君真当我没了铃铛就是个废人了?我听着你的故事长大,我总觉得……你好像受尽了委屈,我将来一定要保护我的妻君,所以我四岁开始习武,最烈的手段我也用过……”

“结果你现在告诉我,我的妻君,早在当年宫变的时候就已经死了,还是你杀的……”

慕云亭那双并不明朗的眸子跳动着,仿佛阴云密布。

反正已经撕破了脸,宁遥自知没办法再利用这位大名鼎鼎的摄政王。

她干脆的冷笑,道:“呵,你现在才来质问我是不是晚了点,不久之前你刚为了我寻死觅活,怎么?小娘子现在又觉得高我一等了?我告诉你,你最好舍得杀我,要不然……我一定要你好看!”

方才慕云亭既然说了要带走她,那一时半会儿必是不会把她怎么样。

慕云亭毫不理睬宁遥说了什么,他伸手上前,精准的抓住了宁遥手上的铃铛手镯。

那铃铛仍然在一声声的响着,宁遥的身体就如同被绑住了一般,丝毫动弹不得。

慕云亭就这么拽着手镯,拖着宁遥走过大殿。

宁遥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内里压制着,也许是铃铛离她实在是太近了,她根本没办法挣脱。

只能一边像死鬼一样被拖行,一边大骂着慕云亭。

他离开后的大殿,一片寂寥。

太后不知何时缓过神来,她看着那些不中用的影卫,咬牙说了一句:“除了我皇儿和肆儿,其余人,全部格杀勿论……”

南宫肆慌了,他一骨碌爬起来,身体却被一个影卫抱住。

“别!为什么要杀他们!他们都是朝臣!姑母!”

南宫肆叫嚷着,而此时的太后却根本听不进去,她不能让自己的贤明的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何以止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逐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逐樱并收藏何以止杀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:清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