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遥以为,天命鉴无论如何也应是一块金牌,抑或是一纸诏书……

为什么会是……一支小小的银镯?

慕云亭似乎可以感受到宁遥的疑虑,于是开口解释道:

“我母君、贵妃还有先帝曾是最好的朋友,凰城女子向来瞧不上大梁的男人,所以我母君得知贵妃要给先帝作妾的时候,险些背过气去……”

“但无奈贵妃痴心一片,认准了当时的少年皇帝,我母君便将凰城至宝天命鉴打成了镯子,本来是想着送给贵妃防身……最不济也能让她在大梁后宫中不被人欺负,但贵妃没收……”

慕云亭口中的贵妃,乃是宁遥的生母。

天命鉴是凰城的根基,贵妃当然不会把这东西带到后宫去。

也许……也是不想以此限制她深爱的皇帝吧。

“贵妃当年文韬武略,若是她留在凰城,如今的凰城城主也许会是她,而非我母君。”

慕云亭一边说着,一边轻柔的将镯子戴到了宁遥的手上。

“我母君与贵妃情同姐妹,当初若是贵妃手中有天命鉴,也不会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,为了不使悲剧重演,母君送我出城之前特意将镯子给了我,并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宁遥周全。”

宁遥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所以你要护的是十四皇女,这玩意怎么戴到我手上来了?”

慕云亭不慌不忙的微笑着,眼眸如琉璃一般。

“母君说,天命鉴要给我未来的妻君,前一个是母君帮我挑的,如今……是我自己选的。”

“……你自欺欺人也该有个限度,我不强留你,天命鉴我已经拿到了,你的武功也恢复了,你想去哪变去哪吧,不用再跟着我了。”

“妻君……”

“慕云亭你够了!”

宁遥一脸严肃的看着慕云亭,瞧着他那云淡风轻的样子,宁遥就觉的心中一股无名之火升腾而起,让她有些喘不过气。

“慕云亭,你很好,你就该回凰城去,找个好人家的姑娘,想怎么攀扯就怎么攀扯,你现在自由了,别来管我了,算我求你好吗?”

宁遥不是去边境看风景的,她是要去准备造反,这人怎么就不明白!

如今云淡风轻的说这些温香软玉,只会让宁遥更为烦躁。

慕云亭垂下眼眸,本就温润的面孔显得更为楚楚可怜,他将手指往前伸了伸,片刻,又胆怯的收回了。

“将军所言极是……”

留下这一句话,慕云亭便悄悄的离开了。

刚才宁遥试探过,他的功力差不多恢复了七八成,牵制宁遥都不成问题,必定不会有人能给他造成麻烦,此处离凰城不远,他若是回去,也方便一些。

宁遥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又是一个人……回边境。

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苏逸,现在什么都没有了……

宁遥骑着马,戴着斗笠,回到了边境月城。

据说边境每一个看不见月亮的夜晚,都是一场恶战,所以这里取名为月城,愿月亮永远都挂在天上,愿朝阳升起的时候,映不见血流成河。

朝廷的车马走的大路,比宁

「如章节缺失请退出#阅#读#模#式」

你看#到的#内#容#中#间#可#能#有#缺#失,退#出#阅#读#模#式,才可以#继#续#阅#读#全#文,或者请使用其它#浏#览#器

章节目录 下一页

何以止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5200小说只为原作者夏末逐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末逐樱并收藏何以止杀最新章节第二十二章:清白